| 设为主页 | 保存桌面 | 手机版 | 二维码 登录 注册
免费会员

河北省霸州市信任通线路工具厂

主营:玻璃钢穿孔器, 墙壁穿线器,穿管器,双稳机电缆拖车, 各种电缆放线架...

正文
揭秘高校论文代写全球产业链
发布时间:2019-11-09        浏览次数: 次        

  西方高等教育教学环节中学生课业的重要组成部分,包括但不限于课程报告、命题作文、学位论文等,以下统一使用“论文”指代essay)代写服务的报道,揭开一条遍布全球、汇集世界各地枪手为美国学生代写论文的地下产业链(原文标题

  在美国大学,作弊算不上什么新鲜事物,但是互联网却使作弊服务走向全球化和产业化。各种作弊网站——例如Ace-MyHomework(作业王牌)和EassayShark(轻易鲨鱼)等,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可以让远在海外的发展中国家写手出价竞标,为美国人完成学术作业。

  虽然早在十余年前就存在作弊服务,不过业内专家指出,近年来,随着网站的服务日趋专业、采用客服热线以及退款承诺等手段保证客户满意度。其效果令人膛目结舌:一个规模惊人,遍布全球的产业应运而生,每年炮制数以百万计的论文、很多枪手将论文代写作为全职工作。

  马上要交学费了,房租也迫在眉睫。因此肯尼亚大学生玛丽·姆布古阿(Mary Mbugua,为保护隐私,《纽约时报》没有透露她的全名)必须外出找一份工作。不过,姆布古阿发现求职真心不易。起初,她尝试卖保险,但付了佣金后没有卖出一份保险。接着,她又在一家酒店做前台,不过酒店生意不济连工资都发不出来。

  姆布古阿现年25岁,2001年,她二年级的时候妈妈就因糖尿病去世。她一直靠政府贷款和亲人们的帮助支付学费。她发誓一定好好用功读书,有朝一日肩负起照顾弟妹的重担。

  最后,一位朋友介绍她进入“学术写作”圈子,这在肯尼亚是一个利润丰厚的行业,主要为美国、英国和澳大利亚的学生在线完成作业。对此,玛丽心情颇为复杂。她说:“这是作弊,但我别无选择,我得赚钱养活自己。”

  经过一个月的短暂培训,玛丽开始上手写各种各样的论文,从人类是否应该殖民太空(她的看法:“不值得如此折腾”)到安乐死(她的观点:“生死有命”)。

  此后,她在一个十来人的小公司替(包括美国学生在内)别人完成作业。老板通宵达旦地向各个网站投标争取业务,到早上再分包给大家。姆布阿古俨然成为业务骨干,她说,“任何困难的工作,他们都会说,‘交给玛丽吧,’”

  生意最好的一个月,玛丽挣了320美元。《纽约时报》称这是她人生中挣得最多的一笔钱。

  在高等教育圈子里,目前尚不清楚以“合约欺诈(contract cheating )”而著称的订制论文交易网站的普及程度。一项2005年对北美学生的研究发现,7%的本科生承认曾经提交他人捉刀的论文,3%坦承内容来源是论文工厂。该领域主要研究人员凯丝·埃利斯(Cath Ellis)表示,在世界范围内每年在网上订购的论文数量达数百万篇之多。

  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学术诚信办公室主任伯特伦·加兰特(Tricia Bertram Gallant)指出:“这是一个不容忽视的问题,如果对此置之不理,后果就是每一所正规大学都沦为文凭工厂。”

  加兰特博士的另一个身份是国际学术诚信中心(International Center for Academic Integrity)的董事会成员,该中心致力于强调这一类合约作弊的危害性。他指出,如果说十多年前刚刚问世之时,这类网站还犹抱琵琶半遮面地美其名曰辅导或编辑服务;如今,捉刀变得肆无忌惮。

  Academized在网页上推介:“我们安排既专业又靠谱的写手,为你定制论文,确保质量上乘且100%没有剽窃风险。你可以高枕无忧,尽享快乐校园生活。”Academized为大学新生代写论文的费用为每页15美元,在两周内完成。加急服务每页42美元,只要三个小时就能交货。

  该公司并不认为其服务系作弊行为,并告诫学生,这些论文“仅供研究和参考”,不能视为自己的作品。邮件称:“我们不会纵容、鼓励或明知故犯地参与剽窃或其他类型的学术欺诈。”

  另一家公司UvoCorp的代表则认为其服务并非出于鼓励作弊。他在一封电子邮件中表示:“我们产品蕴含的理念在于帮助人们理解和遵守其涉及的特别要求,我们的写手以一种恰如其分的方式协助客户完成这一任务。根据我们的政策,客户不允许将我们提供的参考资料视为自己的作品。”

  澳大利亚发生一起涉及学术合约欺诈的重大丑闻,当地大学管理人员尝试予以打击。在英国,也有类似打压该行业的趋势,但是,美国却毫无动静。

  合约欺诈在美国17个州属于非法行为,但惩罚往往相当轻微,实际执行的案例寥寥无几。专家表示,美国或肯尼亚的联邦法律没有禁止买卖学术论文,虽然该行业是否符合税法尚且存疑。Turnitin是一家开发检测剽窃软件的公司,该公司产品管理副总裁比尔·洛勒(Bill Loller)认为,“由于美国的教育机构还没有像澳大利亚学校那样遭到沉重打击,所以更容易对此视而不见。但肯定已是一触即发。”

  洛勒表示曾经与一些大学有过合作,这些学校的部分学生从来没有上过一堂课,也没有完成过一次作业。他说,“他们把一切都外包给他人。”

  合约欺诈比剽窃更加难以发现,因为即使被提交至文献数据库,代写论文也无法被识别,因为内容也是原创的——只不过作者是冒牌货。不过,今年Turnitin推出一款名为作者调查(Authorship Investigate)的新产品,试图通过包括句型和文件数据信息在内的一系列线索,确定论文是否由提交学生亲自撰写。

  一些代写网站采用类似eBay模式,让买家和卖家对某个特定作业进行竞标。也有网站像优步那样,把毫无头绪的学生和可用的写手进行匹配。无论何种方式,写手和学生都无法得知对方的身份和位置,同样地,写手也不会知道作业究竟被提交至哪所大学。

  然而,从姆布古阿向《纽约时报》展示的一些作业中,不难猜到接受论文的学校名字。一项作业要求学生提供社区问题的解决方案,姆布古阿的文章描述了亚利桑那州立大学周边停车难问题。论文提到:“学生们打起精神走路上学。”亚利桑那州立大学发言人布莱特·霍维尔(Bret Hovell)表示,校方无法确定这篇论文是否已经提交。

  这个产业在那些使用英语、互联网联接畅通、而且大学生就业困难的发展中国家发展尤为迅猛,特别是肯尼亚、印度和乌克兰。单单一个肯尼亚学术作者Facebook群,成员就超过五万人。在代写论文这一产业,互联网拓展的不只是目标用户的市场,而是一个庞大的,甚至可以说是取之不竭的内容生产源。

  按照罗诺里斯·恩迪里图(Roynorris Ndiritu)的说法,我从pp助手电脑版上下载了一个pp正版的,肯尼亚的人均年收入仅为1,700美元,而一名高产写手一个月就能赚到2,000美元。恩迪里图被认为是该行业的赢家之一。

  28岁的罗诺里斯·恩迪里图(由于担心肯尼亚同行报复,他只同意透露自己部分姓名)毕业时获得土木工程学位,至今还认为该专业系自己“激情所在”。毕业数年求职无果后,他开始了职业写手生涯。恩迪里图表示自己挣的钱足够买一辆车和一块地,不过,如今的他对机遇来自刻苦学习等年轻时深信不疑的老生常谈已经不胜其烦。

  随着外国写手纷纷加入这个行业,一些网站转而宣传写手的本地身份。对于全球化和第三方外包的流行趋势,有一个网站反其道而行之,出奇制胜地把“工作岗位带回美国”作为其核心目标。当然爱国是有代价的,本地原产论文每页价格往往高达30美元。美国写手自称产品质量无可挑剔,绝对不会出现英式拼写和习惯用语,从而导致作者的身份遭到质疑。

  肯尼亚大学生姆布古阿的报酬每页只有区区4美元,读者可以大致算出中间环节的利润。她是一个有心人,贴身携带一个小本子,随时记录在电影和小说看到的词汇,提升自己遣词造句的水平。

  代写行业具有周期性低谷,暑假期间业务量大为减少。有一次,她面对一篇讨论美国大萧条如何终结的历史论文深感束手无策,不得已在最后一刻婉拒这份工作,还为此付出18美元的罚款。

  不过,姆布古阿表示自己热爱学习,时常憧憬变成那个正在接受自己服务的美国大学生。有一次,她受聘为一名中国学生撰写申请密歇根州立大学商学院的文书时,她说做梦都在想,如果去读书的人是自己该有多好。

  最终,姆布古阿决定自主创业,从UvoCorp的一名签约写手处买下账号。但UvoCorp禁止私下转让,姆布古阿说,自己购买的账户就此作废。

  现在,姆布古阿发现自己正站在人生十字路口,不知道下一步何去何从。2018年她从大学毕业,向数十家雇主单位发了求职简历。最近她一直在卖厨房用品。

  姆布古阿从未觉得为美国学生和其他人代写论文是正确的。“不知何故,我总有一种负罪感。”她表示。

  “大学都认为英美等国的教育体系处于世界一流水平。我不觉得那些学生比我们强多少。”她随后补充道:“我们在(替他们)学习,还帮他们做作业。”

  其实,《纽约时报》对论文代写的报道只反映了该行业的冰山一角,并没有深入介绍行业不同协作环节及其运作机制。其实,这种游走在法律边缘的作弊服务已经形成一个颇具规模、涵盖上下游及各种中间环节的完整产业链。以下内容系作者亲身经历,本号获授权转发,供读者朋友参考:

  本科时为了生活费,在国内当了两年枪手,替国外研究生写;研究生出国,偷懒又找国内本科生替我写(这是对留学讽刺么,捂脸~);后来觉得有国内国外的资源,几乎有冲动下海进去,虽然最后没进,但做过调查,几乎把同行上上下下都摸了一遍(怎么感觉怪怪的…),所以这个问题,相信我够有资格回答了吧!

  Essay代写说简单很简单,就是国外的留学生,给钱找人替他们写日常的essay, report, dissertation等,跟国内找枪手写毕业论文一回事。神奇之处在于,就这么一个灰色地带,现在竞然“蔚然成风”,上下游高度分工,后面有些环节你肯定想象不到!虽然这个行业相对灰色,但以从中窥探一个产业链演化的过程,也是蛮好玩的。

  这个行业大概在10-15年前产生的,直接驱动原因是留学生的增加(特别是土豪留学生的增加)。最早的公司是从一些不正规的留学培训机构转变过来的,因为这些机构能接触到大量的留学生,只要在国内招一批大学生兼职当写手,这些公司就摇身一变成为代写中介,不停地把留学生客户和国内写手撮合在一起,赚取佣金或差价。后来随着产业的壮大,才逐渐在各环节衍生出一些专业公司。

  不管哪一行,客户永远是最重要的。因此为了抢夺留学生客户,首先出现的,是只专注海外接单的中介。这些中介直接在国外学校附近设点,通过地面推广的方式获得留学生客户。毕竟再牛逼的互联网广告,也干不过面对面的广告宣传。因此这些海外接单的中介,直接挖到大批用户,成为产业链细分出来的第一环。

  最早在海外设点的,其实还是那批国内中介,意识比较超前的几家。但是,像跨境公司面临的问题一样,远程遥控毕竟不如本地化作战,慢慢海外接单全被当地的海外华人垄断了。

  接下来好玩的事情来了,代写中介是个对接海外和国内的事情。虽然在找客户这个事情上,这些海外中介虽然把国内中介的打趴下了,但在国内找写手这个事情上,国外公司却不是国内公司的对手。因此出现产业链上的第二环——国内派单。这些中介放弃了国外接单上的竞争,专注在国内招聘、培养写手,然后与海外接单中介合作,从他们那里获取订单,这也正好弥补了海外中介的短板,形成一个双赢的局面,至于佣金或者差价嘛,两边中介分了就是,皆大欢喜嘛。

  为了竞争海外中介的订单,国内派单中介被迫注重自己质量,也就是写手写出来的essay质量,因此这个阶段,在竞争的压力下,国内写手培养、质控方面有了明显提升。

  是不是觉得需求和供给两端的业务细分出来,产业链上下游已经完整了?不,还远着呢。这个行业现在还是高度分散的,国外有大量的接单中介,国内也有大量的派单中介,大家面临的业务量都很不稳定。国外接单机构可能碰上当地学校临近期末,各种课程final report要写,订单量暴增,原来合作的国内派单机构写不完怎么办?国内派单机构要是碰上突然很多写手没空(比如全国性的CPA、CFA考试),从国外中介接来的订单写不完怎么办?又或者不小心写手招多了,但国外合作中介的订单又刚好比较少,大量写手嗷嗷待哺怎么办?于是呼,就有一种“中介的中介”冒出来了,这些“中介的中介”既不直接海外驻点接单,也不在国内招写手派单,他们只管联系海量的海外接单中介和国内派单中介,然后在他们中间捣腾订单,做着订单的“批发生意”,有哪家订单写不完的,或者有哪家订单不够写的,“中介的中介”就专门撮合大家不匹配的订单和写手资源,因此他们是“中介的中介”。

  在这个产业链条上,海外接单可以有很多,因为每个国家、每个城市都可以产生好几家,国内派单也可以有很多,毕竟国内那么多985高校。但是,“中介的中介”却顶多只能是寡头竞争的市场。但这也是产业发展到这个阶段必然产物,在早期一些,海外中介和国内中介不够多的时候,“中介的中介”也没有存在的基础。

  如果你商业嗅觉够敏锐,应该会反应过来,这些“中介的中介”在未来产业链演化中,还会扮演更重要的角色,卖个关子,后面发展到那阶段再提。

  上面提到由于竞争的原因,国内派单中介争相提高自己写手的写作质量。把控Essay质量的方法很简单,就是对新写手的文章进行检查,写得好的,给以奖励;写得一般的,给以指导、培养;写得差的,直接淘汰。

  说着简单,但实际并不好操作。首先,让谁来检查?能给别人检查、指导的,至少要是水平更高的老写手吧。其次,就算找到一个高水平的老写手来检查,别忘了留学生可是来自各种各样的专业啊,所以是需要一群各种专业的高水平的老写手。最后,假设派单中介齐集了一群各种专业的高水平的老写手,然后召唤出一条神龙,复活了,Sry,写错片场了,假设派单中介齐集了一群各种专业的高水平的老写手,养这群人成本很高的啊,总不能为了招20个写手,养着20个负责检查的人吧?

  解决方案就诞生了产业链第四环,第三方质控(QC)。这些公司就养了一群各种专业的高水平的老写手,这些写手不自己动手写,就专门负责检查、评判、指导,而这些公司服务的就是各种国内派单中介。派单中介需要招聘新写手时,就会请这些QC来进行质量把控,帮助培养新写手。

  QC的角色和“中介的中介”有些相似,也是产业发展到一定阶段的产物,同时也是只能寡头甚至垄断的市场。他们会不会在未来产业链发展时,也有更重要的突破?我再卖个关子。

  不知道这一方叫什么好,管它叫第三方评估吧。QC是为派单机构服务的,帮他们判断写手的质量。同理,海外的接单中介,也需要判断国内派单中介的质量呀。于是第三方评估就干这个事情,为接单机构服务,给派单机构打分。

  这个环节规模很小,不用详细解释为什么吧,业务量就那么一点。圈子里基本是两家平分天下。按理说,有足够写手做QC的,也有能力做第三评估了,这两个东西检查的都是同样的文章。但其实涉及一个独立性的问题,因此QC和第三方评估是两拨公司在做。

  这环节好理解。这个留过学的人应该都明白,国外作业很多是在系统上提交的,提交后会自动查重,像国内的毕业论文查重一样。国外对抄袭的要求非常严格。Turnitin系统牛逼之处,在于不仅录入了公开发表的论文,还录入了会议报告、书籍,甚至学生作业!一个英国学生交的作业,如果和三年前一个澳大利亚学生交的作业有重合,很可能会被揪出来!

  要知道在国外被发现抄袭,是有可能直接挂科甚至退学的。所以为了防止国内写手偷懒抄袭,就得有人负责把稿子拿去Turnitin系统做检测。

  天下老师一般懒,国外也一样,好多老师的作业题会一年用过一年,顶多把2014换成2015,把Google换成Facebook,把Tesco换成Sainsbury(Tesco在作业的出镜率,估计英国学生会笑出来吧)。因此很多中介做到第二年、第三年就会开始发现,直接拿去年、前年的稿子去交其实就OK了!!!问题就出在万恶的Turnitin系统,这系统会查重的啊,去年、前年交的稿子,已经被系统录入了,再我就是抄袭了。

  办法很简单,把录入系统的稿子清掉不就可以了。所以清道夫就应运而生了,这帮人牛逼了,不知道用什么办法,真的能把Turnitin的数据清掉。派单中介发现手头有往年的稿子可以用时,就会花点钱找清单夫,直接把以前的记录洗掉,这篇稿子就可以重复利用了。

  玩Turnitin系统的这班人比较神秘,我怀疑是内部人偷偷操作的,但没有办法调查到更多,有了解这一块内幕的求私信交流~

  这个名字是我乱起的,我猜这是跟清道夫同一班人。中介稍微动动脑子就明白了,何必要手头有去年的稿子,再去Turnitin洗呢。Turnitin有往年一个班所有学生的稿子,只要是同样的题目,直接从Turnitin里弄一份出来不就行了?

  现在理想已经变成现实,据好友说,最近几个月,真的有人开始从Turnitin里往外弄稿子了。反抄袭的工具,现在变成了抄袭的源头,谁敢再说我大中国没有想象力?

  据说有人开始在做,但是很少,原因是Turnitin系统很难搜索,知道去年老师布置过这个题目,也很难定位到对应的文章。

  大环节都写完了,小环节虽然更奇葩,但规模太小暂时就不写了。补充几个大家可能好奇的问题,也填一下前面卖的关子。

  我对行业调查得这么仔细以后,明白这个行业其实已经高度发展了,从细分出这么多上下游就可以看出来了。合久必分,分久必合,上面写的都是分,其实这个行业也已经经历过整合了。整合者就是上面“中介的中介“,他们居中坐镇,连接着上下游的资源,通过不断的深入合作、合并、收购,成为打通整个产业链的大玩家。

  目前这个市场已经是三足鼎立,熊猫人代写、Peaking和希望之星,我估计瓜分了80%以上的市场。PandamanWriting切了大家最常见的一块蛋糕,就是大学生Essay,估计大部分人接触到的都是这一类;Peaking切了非常非常高端的市场,服务的是博士论文级别的,据说,Peaking写出来的论文,是能够在国外高级期刊上发表的,一般是客户第一作者,国内的写手第二作者。当然,收费也是高得令人咋舌;HopeStar切了越来越多的高中生(禽兽,高中生都不放过),虽然水平低,但反正就低价扫市场,现在直接去外面读高中的人也越来越多,据说发展势头还挺快的。

  有学渣,但绝不是大家想象的那么多,甚至有很多其实是大神。我接触过很多,举几个我印象比较深的:

  A君21岁在英国读博士,在准备一篇论文冲击Nature,他本科就是留学的了,一直作业都是花钱让人写的,跟我说:“你让我把时间花去写作业?”

  B君毕业前扫了Google精英营、福克斯电影高管助理、高盛投行实习、LVMH实习,这跨界跨得…蛋都扯碎了吧…他只是淡淡地说,觉得应该把时间花在不同地方多看看。

  C君读书后开始做代购,开始做奶粉化妆品,后来做到奢侈品,一个月5000万的代购额,手下有几十号人,从采购到运输,他说还是花点钱把文凭弄出来吧,虽然觉得也没啥用了。

  所以,路那么多,形形色色,别用自己狭隘的眼光,片面的视野,就断定别人是个学渣。

小鱼儿论坛| 财神网| 小鱼儿网站| 香港挂牌正版彩图kj378| 一码中特书集| 香港惠泽社群| 黄大仙摇钱树| 神码论坛| 开奖结果| 一肖一码| 118挂牌| 牛牛高手论坛| 王中王挂牌| 天下好彩| 604888金神童网|